第二百八十四章 布局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三章 西瓜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五章 山雨欲来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天色渐渐晚了下来,四面漆黑,雨又下得极大,雷也打个不停,只有一道道闪电霹雳连连打将下来,除了那风声,雨声,雷声,再无他物,下狐狸与飞熊来迟一步,打斗的众人已经不知去向,也不曾看见是往那方走的,两人道行又低,哪里推算得出来。

这一带又是荒山野地,连绵几亿里地,都是邪门左道所居山门,洞府,石窟,险恶到了极点,就算勉强追去,凭两人的法力,如被邪魔搅扰,所染不至于出大问题,也是麻烦多多,脱身不易。

忽地,那雨越下越下,冷风飘忽,其中有夹杂有一粒粒豆子大小的冰雹,没头没脑的打来,天色已经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两人俱是地仙,却是隐约看得见那下方群山,隐隐约约,直撕魔怪张牙舞爪,折人而噬,越看越觉得阴深恐怖,小狐狸心头打了寒颤,打消了追去的念头。

就是飞熊,也不想冒险,来曰摸清情况,再做计较。

两人凭着那感应之术,落入远处山中,便见得一点亮光一闪即逝,却是向辉等人见天色黑了下来,雨和那冰雹又下的紧,无处安身,便在一高约三百丈的山崖半腰之间寻了一石洞,几人躲将进去,运本身法力将山中乙木精气聚集成一团,吃本身真火点燃,照得满洞通红,温暖如春。

外面秋风苦雨,夹杂冰雹,打得山石,古木大树啪啪做响,时不时闻得喀嚓之声,乃是冷风吹折了枝干。

众人虽未成仙道,到底是苦心修行的返虚高手,哪里会怕那凡间的冷风,秋雨冰雹,也不寒冷,只是吃了惨败,法宝被夺,心中不快,又感这恶孽天气,更生惆怅,便生起火焰来改变环境,安心定神,果然,这火焰一起,众人也觉得心中安定不少,元神平息,暗暗算计,怎生找回场子,夺回法宝。

大抵修仙之人,就是到了炼虚合道的仙人境界,那心也似凡俗,往往被七情六欲,善恶得失,贪,嗔,痴等诸多念头所左右,因而蒙蔽了真灵,轻者还好,只是道行难以精进,重则却是影响元神,气息齑乱,直直走火入魔,将一身苦修化为乌有,重堕那轮回之中。

道行越深,就越不会被执念蒙蔽,直直证了那混元道果,自身空虚,便是以天地为棋盘,以苍生为棋子,乐得算计,却不损自身,万劫不磨,永恒不灭,着实快哉。

小狐狸飞熊进来,见小昆仑捧那面破损的万魔幡,兀自观看,很是可惜,那七修剑专破邪魔,万魔幡上魔神乃阴煞之气凝聚,吃七口仙剑一绞,便再也聚合不起来,连带幡也受了重创。

众人见小狐狸与飞熊空手而归,略略失望,石洞不大,甚是粗糙,洞口狭小,吃得冷风夹杂冰雹雨水斜打进来,一片水淋淋,另众人更加不舒服。

飞熊将幽魂白骨幡插在门口,一片寒烟,封锁了石洞,又发真火,地面烤得干爽,寻一处坐了下来,对众人道:“诸位师弟不必如此,我们修道之人,本来就魔障多多,吃些小亏,也是情理之中。”

小狐狸道:“说得不错,本来师尊所传那九方天妖大阵,神妙无方,但因你们在仙府之中,看那修行容易,不怕天劫,便懒惰了许多,不肯花那苦功,因此到了如今还未成道,要是都修成地仙功果,今曰那蜀山之人哪里那么容易破阵?”

向辉干笑道:“师叔,我们法宝全失,又没有立下功劳,反而失了掌教大老爷颜面,要是回山,老爷怪罪下来,该如何是好?”几人在人间之时,就见了周青那狠辣手段,动则灭其满门,神形俱灭,至今还心有余悸。

飞熊道:“这也不忙,反正这次出来,掌教大老爷也没有规定几时回山,闻得那苍莽山斗剑就将接近,也有几十年时间,正邪双方而今都是蠢蠢欲动,尽力挑起争端,削弱对方实力,那斗剑之时,就有些把握,师弟师妹是吃了法力低微的亏,不如就寻一处地方,苦修道术,这地仙界灵气又厚,掌教大老爷所传的天道变化也是精妙到了极点,进展又迅速,多则十年,少则几年,师弟师妹也可成仙道,我与师妹护法,那天劫自不难渡,也可乘正邪两道相斗之时,占些便宜,看能不能寻访到张角三人的下落,立了功劳再回山,掌教大老爷必不会怪罪。”

向辉几人点头,听了飞熊的言语,都闭目端坐,调好精气神,修炼起来,小狐狸与飞熊出去,禁制了整个山,权做诸人的修行场所,本想寻一处灵脉,但凡那福地,都有妖孽,邪道,地仙盘踞,起了冲突,更加不美。

这雨一连下了三天,山中丘壑都盈满,浊流滚滚,众人都驱除杂念,修行极为迅速,不象在仙府之中,自持仙道易成,便不用功。

飞熊与小狐狸也暗中打量了方圆十万里地,见了好几处灵穴之上,隐隐有妖云笼罩,气势还大,其中还多有厉害的妖法禁制,两人因得了周青真传,禁法倒是不怕,偷偷潜入,便见了好些邪道山门,百十来妖人,其中也不缺乏地仙一流。

两人暗自打听清楚,这一带直直连接到东胜神州,都是邪道就盘踞的地方,更加不好胡乱相闯。又欲离山寻找,只是怕向辉几人炼法之际,被人搔扰,那就真个万劫不复了,因此,两人就在山中,一边守护,也是一边勤炼法术。

这天,小狐狸正炼那天道变化,突然觉得心神一动,感觉到那地下有东西破土而出,便即收功,果然,不出半会,自己打坐的山石之前一块平地猛然塌陷下去,漏了斗盆大小一个漆黑,深不见地的大洞。

随即,一蓬乌光冲了出来,小狐狸心中一动,以为是什么灵物出土,忙用手一指,发出一轮玄光,玄光之中,现一尊大手抓那蓬乌光,本以为要费些功夫才能收取,哪里知道,心神一动,这蓬乌光自然落在手上,化为了三十六面麻布小幡,略一震动,就是乌云翻滚,魔气滔天。

飞熊发现动静,也赶了过来,就发现小狐狸满脸藏不住的欢喜,便问情况。

小狐狸手上多了一封星光笺书,上面俱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篆。

“掌教大老爷真是高深莫测,原来早就算到此事。”飞熊也看了星笺,顿时大喜,等向辉众人入定醒来,一齐唤到山前,向黑风山下拜,连小昆仑算在内,乃是九人,按照星笺上的吩咐,一人分发四杆。

原来那星笺之上大意乃是:向辉几人原是蜀山弟子,所拿的也是蜀山法宝,先前有因,被收去也是应了果,并不可惜,但因学艺不精,败在宵小之手,实该重惩,便赐下防身法宝,三十六杆天尸聚魔幡护身,还有一套阵法,可时常演练,一年之内,如不成仙道,便打入轮回。那奈何圭,可助众人一年成道,可于三天之后,正午时分,演练阵法,不禁止魔云外泻,那时,张角三兄弟便从上方经过,必要抢夺,便可乘机用阵法困住,叫他拿出此圭,告知用法,去了业力,便即归还,切记不可贪得。否则必有奇祸。成道之后,可继续留在南瞻部洲一带,收罗门人,以备以后应劫之用。

这星光笺上语气非常严厉,众人都心生胆寒,不敢违背,向辉等人因为失了法宝,才感到法力不足,因而勤加修炼,正所谓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仙府之中,环境极好,便十分懒惰,现在处于这荒山之中,反而知道可贵之处。

众人虽然失了法宝,但每人分得四杆天尸聚魔幡,每杆幡中都藏有四颗万毒阴雷,威力歹毒,要远胜那蜀山法宝。

要知道,这三十六杆天尸聚魔幡乃是天尸老魔数千年时间辛苦祭炼的招牌法宝,里面每一头无上天尸的实力远在一般地仙之上,飞天遁地,转阴阳,颠倒五行,来去无踪,那幡本身也是上层魔器,用太毒阴火,尸秽煞气炼成,所耗费的功夫,实在是巨大。

一般厉害的魔头,修为高深的地仙天仙,自己的招牌法器,动则就是花费了数千年时间呕血祭炼,非同小可,不是一般法宝能够比拟。

那百魔道人的三百六十五个魔头,乃是抓地仙将其元神封在修罗金刚骷髅之中,百鬼夜行,仙佛退避。

头无上天尸虽然不如这些魔头,但有相差不远,尤其是配合天尸聚魔幡使用,却是远远要胜过临时的九方天妖大阵了。

众人有了法器护身,心中大喜,立马依照星笺上所言,演练阵法,阵分阴阳两眼,小狐狸用五毒神幡,飞熊用幽魂白骨幡,两人交替镇压,越发显示出威力,事先就将整山禁制,魔气也不泄露。

众人依照法旨,专等那张角三人自投罗网。

三条乌光往前疾窜,后面有六道光华追赶,正是张角三人开始用血光遁法逃回了自己那涧中水府,闭门不出,想用地势之利抵挡左慈等人。

哪里知道,那金蝉,石生,灵云,李英琼,周轻云五人不但法力高强,法宝还又多又厉害,那古仙赤杖真人,艾真子,长眉等人采集九天雷火所炼乾天雷罡霹雳子又多又密,仿佛不要本钱,经过九天九夜不停的轰炸,把那水府禁制全部轰破,杀将进来,三人不能抵挡,只有脱身逃跑。

被追赶了两天,在山中穿行隐蔽,但都被太虚神镜照了出来,沿途虽然惊动了不少邪道修士,但都看见是蜀山几位长老追杀别人,也不好去自讨没趣,尤其是张角三人与他们也无交情。

“这帮老贼小贼追得紧,大哥,你说如何?”张宝对张角道。

张角哪里有什么办法,被追得紧,也来不及想,只有道:“先甩开那群小狗和左慈那老狗。”

张梁最惨,被收了雷音剑,在水府之下,又被左慈运剑斩了一条手臂,元气大伤。

三人飞行之间,猛见一山,刺天而上,好象是突然平地拔起一般,三人速度又快,躲闪不及,眼看就要和山相撞,连忙身形一转,想要从旁边绕过,就觉那山好象磁铁铸成,三人被一股绝大的吸力拉扯住,飞也非不动,落到山上,边见怪石嶙峋,狰狞交错,山腰之间有一大洞,洞前坐一和尚,狮鼻口阔,穿那大红袈裟,胸前带一窜用人顶骨穿成的念珠,正朝自己招手。

“道友为何要留下我等?”张角见着和尚不善,暗暗戒备,刚才那股**力,显然是和尚所发,法力显然是深不可测。

“三位不用惊慌,贫僧法宝穿心,因见三位被蜀山小狗追赶,有意相助。”穿心和尚道。

张角心喜,但依旧不放松戒备,问道:“大师是何来历?”

穿心和尚道:“贫僧从人间来,当年与蜀山长眉老狗结下冤仇,此地乃是我修行之所,前两次苍莽斗剑都未出手,次此次是因为那蜀山气数以尽,特的现身。”

张角还要发问,穿心和尚喝道:“道兄快快上来,蜀山小狗业已追来。”话未落音,六道光华已经首尾连接,一起奔来,穿心和尚用手一指,又凭空出现一座高山,宛如陀螺般旋转,带起狂风,直直朝金蝉几人撞击过去。

左慈老眼一翻叫道:“移山转岳,倒也稀松平常!”说罢,也用手一指,从远处移来一山,两相一撞,齐齐碎裂。

正值碎石乱飞,从中飞出数点白光,接着满天妖云魔火一齐涌来,把左慈几人包裹在中间。

“原来是穿心和尚这妖僧,当年在人间就与我派结仇,只是飞升以来,一直隐藏在南瞻部洲之中,虽然不自己出手,但却暗暗鼓动好些邪魔与我派争斗,今天却是又来搅局。”金蝉一双灵眼,看穿了魔火,认得穿心和尚。

众人四面发雷,由拿太虚神镜乱晃,过好一阵子,才把魔火妖云震散,冲到山前一看,却是再也看不到张角几人,甚至一丁点气息也都隐去,知道被遁走,也无办法。

“这一带上亿里群山,邪魔滋生,老前辈要抓这三妖人,有许多麻烦,不如到我派坐坐,在打算一二。”那齐灵云道。

左慈见正有此意,也不推辞,随众人去了苍莽山。

过了半天,远处出现了穿心和尚与张角三人,原来这穿心和尚事先埋伏了极其厉害的魔法,却只能阻住这几人,暗暗心惊蜀山实力,张角三人道谢,穿心和尚道:“不必如此,只要三位苍莽山斗剑来助我即可,三位有何打算?”

张角道:“水府已毁,我等无处容身,那小隐于野,中隐于市,大隐于朝,还是去世俗之中。”

穿心和尚道:“道兄果非常人,但那蜀山一派,在世俗之中实力也颇大,道兄此去,还往西南,那一带城池的节度使,乃是我左道中人,可去求见。”

说罢,穿心和尚指了方向,三人两忙谢过,朝穿心和尚所指的方向去了。

穿心和尚化光而去,飞了半天,落到一处断崖,只见断崖之上坐了三个老道,中间是黑衣,右边是青衣,左边是金衣,正是帝江,蓐收,句芒。

“三位前辈果然道行高深,算准了蜀山小狗要经过此地。”

穿心和尚拜道。心中也奇怪,自己在山中修行,就突然碰到这三个古怪的道人,虽然不是一身邪气,但也绝对不是正道,说是从海外来,和蜀山有些过节,自己一试之下,法力果然深不可测,正要引见给左道一些修士,这三人就指点自己去营救张角,果然不出其所料。

帝江怪笑两声道:“蜀山气数以尽,我等三人不过是顺应天命,你去往百魔山方向,便有奇遇。”

穿心和尚不解意思,还要再问,帝江喝道:“你不必多问,去了就知,我们三人要参悟玄机,你无事不要来搅扰。”说罢,人已经隐去。

穿心和尚知道一些道行高深的地仙都是姓情古怪,不好琢磨,也只好退了出去,先往那轮台山找老友天残老怪,地缺老怪去了。

“张角前辈,这圭是好宝贝,但我们乃是玄门正宗,不便贪图他人法宝,也就借你宝物成道,何苦这么愁眉苦脸?”

那向辉看着阵中的张角,张梁,张宝三人,自己拿了奈何圭,运得口诀,往顶门一照,便觉得浑身清凉,真灵通明,却是被消了业力,只要花费点苦功,就能炼神成婴,修成地仙。

(未完待续)

热门小说佛本是道,本站提供佛本是道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佛本是道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三章 西瓜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五章 山雨欲来
热门: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上) 银河帝国5:迈向基地 我要上头条 暗影神座 斯托维尔开膛手 刑警手记之异案侦缉组 孤独的精确度 代号D机关1:JOKER GAME 史上最牛掌门系统 韩熙载夜宴